清秋似梦

【红海行动/全员主顺懂】时光(31-32)

  ☞今天官方做了人
  ☞ooc都是我的
  ☞家长们也要谈恋爱
  ☞李懂重生
  ☞恭喜34亿我打算再刷一次
  
  (1-6)    (7-10)    (11-13)    (14)   (15-17)   

       (18-21)    (22-24)    (25-27)    (28-30)  
   
  
  (31)
  “李懂跟顾顺……”杨锐问徐宏。
  徐宏摸了下自己的圆寸:“你也别瞎想,没时间啊,一见钟情也得有个发酵期吧?”
  “怎么没时间了?我仔细想了好几回,伊维亚那次两人可是形影不离了好几个小时!”
  徐宏其实是相信李懂跟顾顺有点那啥的,但是他得安抚杨锐:“李懂跟罗星还形影不离了四年呢。”
  “罗星那能一样吗!”杨锐很是烦躁。
  “……顾顺哪里让你看不顺眼了啊?”徐宏不是很明白杨锐的炸点。
  “……”杨锐卡壳了。
  “这样,论外貌,咱们蛟龙一队有一个算一个,走出去都能让女人尖叫,石头还身材好呢,当然我没算你。”徐宏才不管杨锐瞪他呢,“顾顺在咱们蛟龙里也算是出挑的对吧。”
  “论技战术水平。”徐宏抬手示意杨锐别说话,“别说蛟龙,咱们全军比他厉害的狙击手你能找几个出来?”
  “是,顾顺虽然入队时间晚,但是他难道就不是我们蛟龙的人了?他跟罗星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徐宏很少跟杨锐顶着来,但是一旦徐宏打算顶着来了,杨锐多半会妥协。
  杨锐后退了一步,拉开了椅子坐了下来,伸手抹了把脸:“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徐宏叹了一口气,上前了一步,伸手抱住杨锐。杨锐顺势靠在徐宏身上,眼睛盯着窗外的军港。
  “李懂跟罗星只是战友,罗星出事,都把李懂逼到了那个份上,如果将来顾顺出个万一……”
  徐宏安抚性地拍拍杨锐的肩膀。
  “猎人学校,是那么好进的吗?进去了再回来代表着什么?以后顾顺……”最好的狙击手,自然要去最危险的地方,而狙击手的一旦被发现那就是炮火犁地绝无生还的可能。
  “好了,你想这么多,依我看,现在还是李懂一头热,顾顺没那个意思。”
  “没那个意思瞎撩李懂?我们李懂哪里不好了?”
  老丈人不是很好。徐宏看到杨锐炸毛,心里默默地想。
  (32)
  顾顺现在到底什么意思他自己其实也没谱。
  一走大半年,整个人都脱了一层皮,而且跟国内完全断了联系,乱七八糟事情一大堆,李懂一时之间还排不上什么号,只是在直升机的轰鸣声里,顾顺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李懂。两人第一次见面他就是从直升机上下去。
  那双看着他又不像是看着他的眼睛。
  单纯和沧桑两种矛盾的情绪在那双清澈的眼睛里,默默地注视着他。
  参加完主狙击手训练了吗?这次回去,还愿意当他的观察员吗?
  顾顺想了半天给自己下了定语——矫情。
  “战友,到了!”
  顾顺过来搭的是不知道去航妈编队送啥的一架顺风机,自然不可能给他单独降落蛟龙基地,他得自己跳伞。当然事先给蛟龙基地打了招呼,不然突然天降伞兵那是要被炮火子弹招呼的。
  顾顺没想到的是落地就见着了刚才想的人。
  “嘿!主狙击手训练营怎么样?”
  李懂没搭理他,只是默默上前给他收降落伞。
  顾顺索性也不开口不帮忙,解了身上各种累赘后,直勾勾盯着自己的观察员。
  “唔,你还是我观察员不?”顾顺问李懂。
  李懂抬头看了他一眼:“你想换个?”
  “那倒没有。”顾顺露出一个女兵们称之为霸道总裁的笑容,“你没去狙击手训练营?”
  顾顺是最早走的,蛟龙一队几乎人去楼空的事他还真不知道。
  “去了,回来了,首长想让我们俩试试双主狙。”李懂把手上东西收拾完,拉绳打包,“走吧,队长在等你呢。”
  “双主狙好啊,以后我给你当观察员。”顾顺笑。
  李懂转头看顾顺。
  比在伊维娅看起来更壮了,身上肌肉都有些鼓鼓的,脖子上有道疤,上辈子没见着,显然这半年过的很是丰富多彩,有了跟上辈子不一样的经历。
  李懂突然有点迷茫了。
  如果一切跟上辈子不一样了,还要拉着顾顺走那条道吗?
  上辈子是李懂先告的白,顾顺从猎人学校回来。虽然是两人组双主狙,其实还是他给顾顺当观察员的时候比较多。
  不过偶尔也会换过来,那次是李懂当主狙,为了蹲目标,两人趴在一个地方整整35个小时没动过,干掉目标后,对方为了报复用火箭炮梨了一遍,还好当时他们找到了一个天然溶洞,也被埋了两天才被救援部队救走。
  当时溶洞被炮轰塌了一半,李懂受伤较重,腿上骨折,肋骨也断了,顾顺也是一身伤,他给李懂快速处理完伤口后一直抓着李懂的手,在给他打气,到第三天的时候李懂觉得自己大约是撑不下去了,终于开了口。
  “顾顺,如果活着出去,我们在一起吧。”
  “李懂,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李懂想说知道,不过下一秒他就晕过去了。再醒过来,已经被救起回到基地医院了。
  李懂住了三个月的院,顾顺天天给他送各种加餐,也不知道他怎么弄到的,等出院的时候,李懂愣是胖了十斤,以至于后来被训练累成狗。
  期间顾顺压根不提告白这件事,仿佛李懂没说过。
  捡回了一条命的李懂也怂了,也就乐得当做无事发生。
  出院时还傻乎乎的问顾顺,明天放假要不我们去看看罗星吧,听说他现在比你当年教观察员还厉害,教了好几个王牌出来了。
  顾顺当时就拉了脸:“你觉得罗星教的很好吗?”
  住了三个月李懂危机感都给养没了,完全没发现顾顺眼睛里的绿光。
  两人提干后本来是应该住单人间的,但是为了培养默契,还是一直住在一起,两人一个屋两张床。
  当晚顾顺就撕破温柔假象露出了大尾巴狼的本质爬上了他的床。
  其实李懂也不是真的害羞,但是他真没想到顾顺憋了三个月给他憋大招。他又是刚出院,体能训练还没恢复呢,被他折腾了大半夜,差点没晕过去。
  吃饱喝足的顾顺狼尾巴摇啊摇,时不时还俯下身亲一口李懂:“到底我厉害还是罗星厉害。”
  李懂用最后的力气把人踹下床去:“滚,我要睡觉了。”
  
  “想什么呢?”顾顺看到李懂又对着自己发呆,伸出手对着李懂的脸摇了了好几下。
  李懂回过神来,看着这张比记忆里更加阳光更年轻的脸心里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安心了。
  
  哪怕重走上辈子的路,他又有何畏惧?他庆幸的是留在世上的是他,留下的人才需要背负一切痛苦。
  他无法想象高傲不羁的顾顺背负两人的一切独自前行的样子,更不愿意顾顺身边有另外一个人成为他的观察员。
  李懂想,老天爷安排他回来这一趟挽救蛟龙一队总该给他一些奖励。留在顾顺身边就是最好的奖励了。
  “其实难道不是应该我问你,猎人学校见识过了,还要我这样的观察员吗?”
  “就这么想当哥的观察员?”顾顺乐。
  “嗯,给个机会呗。”
  “那你得给我见识见识你现在的水平。”
  两个人拌着嘴向着夕阳而去,并行的影子越来越长,拐角的时候两道影子合成了一道然后消失在墙角,只剩下隐隐约约的人声。
  
  
  
  
  
  
  
  

评论(50)
热度(1097)

脸很疼
今天流的泪都是我开坑时脑子进的水

© 清秋似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