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秋似梦

【红海行动/全员主顺懂】时光(60-61)

 ☞李懂重生
    ☞OOC我的
    ☞军盲,有bug不认
    ☞带后勤组


全文目录点这里哟

 (60)
  “今天怎么怪怪的?”
  做完日常体能训练,蛟龙每个人都要针对自己的能力进行针对性的加练,顾顺拽着自家观察员去了靶场,一边给他当枪托一边跟他八卦。
  一般来说,当枪托的姿势有很多种,李懂给顾顺当枪托的时候,大部分都是单膝跪地用肩膀当做固定,这样比较方便他继续观察敌方位置还能掩护顾顺。
  但是顾顺比他高很多,他这么搞很容易把李懂的视线挡住,于是顾顺用面对面直接李懂抱在怀里的姿势。
  这个姿势其实李懂挺顺手的,如果顾顺别趁机贴着他耳朵说话还吹气的话,他会更顺手。
  “闭嘴!”李懂低喝。
  顾顺环着李懂腰的手紧了下,然后立刻严肃认真起来。
  呼吸同步,心跳同步,李懂扣动扳机。
  子弹越过模拟人质直接贯穿“劫匪”眉心,一枪毙命。
  顾顺转头看结果,然后问:“试一发跳弹?”
  实际行动时并不鼓励使用跳弹,但是不妨碍练这个。
  蛟龙靶场的好处就是什么场景都能给你模拟出来。
  李懂看着隐身在窗户里的劫匪,有点恍惚。
  一直抱着李懂顾顺瞬间感应到了,警觉地抬起头:“怎么了?”
  李懂的微表情顾顺现在解读的特别快,一看就知道是因为想起了前世。
  果然,李懂从瞄准镜里抬起头:“还记得伊维亚公路边你击毙的那个敌方狙击手吗?”
  顾顺很快从脑海里调出了那个只在狙击镜里一瞥的身影:“有印象,像个小孩子。”
  “其实上一次,我没有那么快找到他,他先发现了你。”
  顾顺这会有了兴趣:“怎么,难道我还能输给他?”
  李懂摇摇头:“他召唤了迫击炮阵地,对你进行了火力压制,然后你用头盔骗了他一枪。”
  “那一枪让你确认了他的位置。”顾顺肯定道。
  “是,然后他用镜面反光干扰你瞄准,逃走了。”
  顾顺撇撇嘴,如果是从猎人学校回来以后的他,绝对不会被干扰。
  “他跑了,然后呢?”顾顺知道正戏在后面。
  “在巴塞姆,他牵制住了我们俩,所以我们救援石头,晚了一步。”
  “这样啊?”顾顺摸了摸下巴,然后把李懂从地上拉了起来,“走,还原下当时的场景。”
  顾顺从自己站的地方往下看了下。果然,看不到人在哪里,低头对着对讲机道:“李懂,你再描述下当时的情景。”
  李懂深吸一口气:“他发现了你也发现了我,然后开始锁定你。你不能冒头。”
  顾顺躺了下去:“然后呢?”
  李懂沉默了一下:“然后我们通信断了。”
  通信断了也就是庄羽遇袭然后壮烈。
  也就是两个战友都是在他们被这个狙击手牵制住的时候牺牲的,哦,还有陆琛那个蒙古大夫的手臂。
  李懂这么多年,都是背负着这样深的愧疚吗?
  顾顺躺着面朝天空,双手枕着脑袋,觉得胸口有点闷。
  突然顾顺听到一声枪响,他只反应了一秒,立刻爬了起来。
  耳麦里传来李懂忍笑的声音:“你冒头了,已经被对方狙击手击毙。”
  顾顺:“……”
  (61)
  “我当时怎么做来着?”顾顺嚼着口香糖趴在墙体上拿着望远镜看着对面墙上的弹孔,并不在意自己“阵亡”的事实。
  他的本意又不是为了完美复制当时的场景,只是为了让李懂直面过去的悲剧。
  “你在墙上刨了个洞。”李懂从耳机里传来的声音依然带着笑。
  顾顺也不在意,拿出自己的枪,架墙,瞄准,扣扳机。
  掩体后面的“恐怖分子”应声倒地。
  顾顺对着步话机吹了一声口哨:“宝贝儿,这一枪跟你当年看到的那一枪一样不?”
  李懂笑:“一样,一样帅。”
  不一样的是自己,现在自己一枪就能做到。
  顾顺乐颠颠的从制高点爬下来,看到李懂,也不管他正从掩体上跳下来刚落地还没站稳,一把把人抱起来:“宝贝儿咋这么厉害,那时就想起用这个给我提醒?”
  李懂锤了顾顺一下,从他怀里跳了出去:“要不是我的枪不行我自己开枪了。”
  “是是是。”顾顺笑得露出虎牙,“还是我的枪好用。”
  已经经历了很多的李懂早就不是当初的单纯少年了,哪里没听出来顾顺话里另一层意思,一张脸慢慢涨成通红,忍不住伸脚踹了顾顺一下,一个人飞快跑了。
  晚饭的时候,两个惨遭抛弃的男人孤零零坐在一边,看着庄羽李懂跟石头佟莉挤在一桌并且蹬视他们不许过去。
  “跟庄羽说开了?”顾顺嫌弃的挑了下餐盘里的芹菜,皱着眉塞进嘴巴里嚼吧嚼吧咽了下去。
  陆琛现在也不自欺欺人了,对于顾顺的观察力他早就见识过了。
  “嗯。”
  “说开了怎么还把你赶到这里来?”顾顺对于不是自己一个人倒霉这件事很是喜闻乐见。
  “出了点小意外,得哄。”陆琛也不在意,反正今晚回去应该就能哄好,不就是被队长看见了害羞嘛?我给他分享一下李懂顾顺的事应该就没问题了,“你怎么回事?还没搞定李懂。”
  “开玩笑!”顾顺鄙视陆琛,“我们这叫情趣,床头吵架床尾和,懂吗?”
  陆琛用一种了然于胸的眼神上下打量顾顺:“吹的越大表示越没到手,这都一个月了吧。”
  顾顺感觉自己被万箭穿心,哦不,万把手术刀穿心。
  “还是不是男人?自己媳妇你不心疼?训练啊紧急集合啊,媳妇那么辛苦了,你居然还满脑子废料,你咋这么自私。”
  陆琛被成功反杀。
  两人继续黑着脸吃饭。
  
  
  
  
  

评论(38)
热度(762)

脸很疼
今天流的泪都是我开坑时脑子进的水

© 清秋似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