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秋似梦

【红海行动/顺懂】时光(84-85)

       ☞李懂重生
  ☞前世的刀今生的糖
  ☞ooc我的


(84)

顾妈妈第二天就回来了,顾顺在顾爸爸面前一向是梗着脖子说话,但是在顾妈妈面前,整个人都柔软了下来,支支吾吾地把话给说完了,结果顾妈妈只是哦了一声,说你爸昨天就跟我说了。

顾顺拉着李懂的手,李懂觉得他手心里紧张的都是汗。

李懂其实也紧张的不得了,相对于顾爸爸,李懂其实更怕这位接触很少的顾妈妈。

顾妈妈是一个女强人无疑,军装在身英姿飒爽。上辈子李懂对顾妈妈的印象其实不算多。他带着顾顺回家的时候,顾妈妈也不在家,回来后也是很冷淡的反应,仿佛牺牲的并不是她的儿子一样。

后面的八年她对李懂的态度不是很近也不是很远。李懂一直觉得顾妈妈大概是不喜欢他的,但是不知道是看在顾爸爸还是顾顺的面子上,又是很看重他的。顾妈妈那种矛盾的心态,李懂一直不确定是因为自己带坏了他的儿子,还是没有把她儿子平安带回家。

这次和顾顺站在一起面对顾妈妈,虽然顾妈妈依然冷冰冰的样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李懂在她身上居然感受到了一丝暖意。

“从小我就告诉你,自己选择的路,哭着也给我走下去。这条路不好走,外面受了委屈,回来哭,别在外面丢人。”顾妈妈摘下军帽解了外套递给阿姨,“这次有多久假期,晚饭我给你做,想吃点啥?”

顾顺瞬间松了一口气,放开李懂粘着顾妈妈去了厨房:“排骨啊,妈做的排骨最好吃了,给懂儿尝尝你手艺。”

顾妈妈浅浅露了一个笑容,对着李懂招了下手:“李懂是吧?来。”

李懂突然觉得春暖花开阳光灿烂,上辈子那一点点的心结在顾妈妈这个并不怎么灿烂的笑容里彻底解开了。
顾顺着家的时间还真的算不上多,对自己家里有时还不如李懂来的熟悉。

好几次顾妈妈要什么工具材料,顾顺找不到东西都是李懂叹着气帮他把东西给翻出来的,最后顾妈妈都有些意外地看着李懂了:“在家经常帮你父母做菜吧?”

李懂一边给顾妈妈打下手切菜一边道:“也不常,我假期不长,不过回家基本都是我在做。”

顾妈妈摇摇头:“我们家顾顺这方面就不如你,不过也别惯着他,你要下厨得让他切墩,别把他养懒了。”

蹲在角落里洗菜的顾顺抬头可怜巴巴地看着李懂,李懂装作没看见,帮顾妈妈把配菜都切好装盘,顾妈妈说什么都说对,好,是的。

这样絮絮叨叨的顾妈妈是上辈子李懂从来没见过的,以为顾顺的离开对她没影响的李懂这才看明白一个母亲的伟大。

(85)

三天后顾顺和李懂拎着顾妈妈准备的一大包礼物登上了南下的动车。

大长腿无处安放的顾顺有些别扭的坐在位置上,眼神却是职业病一样不自觉地四处扫描。李懂撑着下巴看着车窗外,心里琢磨着怎么跟父母说顾顺的事。

顾家家长的开明造就了顾顺现在万事有担当的个性,而李家家长的爱护也是李懂成长为如今独立坚强的李懂的必要条件。

想起上辈子自己离开时最后见过的早就有老态的父母,李懂不由得开始对十几年前还能说一句正当壮年的父母有些期待起来。

转头看着被挤挤挨挨的座位和满车厢的人逼得皱起眉头的顾顺,李懂突然就什么都不担心了。

只要他还在,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坎。

下了动车,倒公交从火车站到汽车站,然后再坐长途大巴,再换公交车。

顾顺从公交车上下来的时候忍不住感慨:“感觉像是又去非洲出任务了,这交通工具倒的就是没飞机。”

李懂面不改色的拎起行李:“这已经比以前好多了,以前没动车的时候,得坐十几小时的大巴。”

“没飞机吗?”顾顺好奇。

“浪费那个钱干嘛?我们这边这个小机场,没打折机票卖。”

两人闲聊着往前走,李懂突然从行李里抽出来一个红白蓝胶袋,就是那种体积特别大能装很多东西的塑胶袋。

“你什么时候准备的?”顾顺刚问出口,就被人给打断了。

“哎,小懂回来啦?”路边的粮油店里的大婶出来准备关门,结果看到李懂的时候眼睛一亮。

“婶今天这么早关门?”

“我闺女刚生了个大胖小子,我现在每天都得回去给她做晚饭。”

“是吗?恭喜啊。”

“那你呢?这次回来要不要看看?婶这边有不少姑娘呢。”

“不了,婶,我有对象了。”

“啊?那这次回来结婚吗?”

“部队结婚得打报告首长批准,暂时不结。”

“哦哦,对对对,部队的不一样,啊,你妈估计不知道你回来,估计啥都没买,来,拎两瓶饮料过去,跟你爸喝点。”

“哎,谢谢婶。”

一向是人群焦点的顾顺,就这样像隐形人一样的被这个大婶无视了,眼睁睁看着她塞给李懂两瓶碳酸饮料,然后锁了她的门面就走了。

李懂撑开塑胶袋,把饮料往里面一扔。

一路往前,不少人都跟李懂打招呼,看得出来李懂在这里人气很旺,尤其那些大婶大妈,每个人都要问一句有对象没,这次回来结婚不。然后这个给把葱那个给捆菜,李懂都很淡定的接过去,有的给钱有的他也不给,很快那个塑胶袋就被装满了。

要不是每次谈论到婚事问题时,李懂特淡定的说有对象了,顾顺估计恨不得跳出去大喊,我就是他对象,你们看不见我吗?

“他们咋对你这么热情?一个个都着急你结婚生娃,哎哟。”顾顺酸溜溜地说。

李懂领着顾顺拐过一个弯,走进一个小区:“这个小区以前是我妈那个厂的生活区改造的,都是以前厂里的同事,看着我长大的。”然后斜了顾顺一眼,“他们闺女儿子基本都是我小学或者初中同学。”

顾顺撇撇嘴,跟着李懂踩着楼梯往上走。

然后停在了一道糊着纱窗的防盗门前,李懂在兜里摸了一下,掏出两条钥匙把门打开。

“妈,爸,我回来了。”


评论(42)
热度(608)

脸很疼
今天流的泪都是我开坑时脑子进的水

© 清秋似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