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秋似梦

【红海行动/顺懂】时光(86-87)

 ☞李懂重生
    ☞ooc我的
    ☞真的快尾声了,不会有车

 (86)
  顾顺这辈子没有被人这样热情对待过。
  一听说是李懂战友,又是一精神的大小伙子,李妈妈那叫热情。
  “小懂这人不会讲话,但是心好。”李妈妈说。
  那是,必须好。顾顺心里想。
  “小懂脾气倔,要是顶起来别生他气。”李妈妈说。
  他跟我倔,那是情趣啊。顾顺心里继续想。
  于是在李妈妈明贬实夸,顾顺“哪里哪里”“还好还好”的尬回里,李懂淡定开了口:“妈,我们倒了一天车,让他歇会呗。”
  李妈妈立刻打住。见怪不怪地接过儿子手里的塑胶袋:“你带他去你屋休息,我给你们做饭去。”
  李懂家就是普通一三室一厅,爸妈住大的主卧,另外两间一大一小卧室打通了成了一个大间,李懂和他弟弟住。李懂弟弟李知在上大学不在家。
  顾顺进屋就被给震撼了。
  屋子其实不小,毕竟两间打通后,床也是上下铺,已经算尽量节约空间了。但是房间里可活动空间还是不大,除了衣柜书桌之外,房间里堆满了几乎要堆到天花板的书。
  “都你弟的?”顾顺转了一圈。
  李懂摇头:“一半吧,我的书也不少。不过主要是我们俩的教辅书还有各种作业本试卷,从小学一年级起都有。”
  “你们连这个也都留着?”顾顺拍了拍被擂得很结实可以当防御工事的书墙。
  “一开始觉得可能有用,后面也就懒得扔。”
  李懂从柜子里抽出新的床单,想给下铺弟弟的床换上。
  顾顺拦着人:“干嘛,你上我家我也没换床单啊。”
  李懂愣了下,他住顾家其实住的挺习惯的,但是回到这里:“这是我弟的床,你还是换张床单比较好。”
  “我干嘛睡你弟的床?”顾顺很不爽,“你床都不让我上了?”
  顾顺这话有歧义,李懂脸微微有点发烫。
  顾顺说完人就粘了过来,贴着李懂伸手把人往怀里带:“宝贝儿,咱俩定下来都大半年了,我说你到底什么时候让我上膛?”
  上膛俩字顾顺咬得重,发音却故意模糊了,反正就是那个意思大家都懂。
  李懂被他拉着,索性把脸埋他胸口,半天才开了口:“不是还好几个礼拜假吗?”
  顾顺眼睛瞬间就亮了:“你说的?这个假期内?”
  李懂实在不习惯和他光天化日之下讨论这个话题,把人推开:“我给我妈打下手去。”
  顾顺也不拦着,嘿嘿笑了两声,跟着出去了。
  第一次上门哪里能等着吃饭,总要表现表现。
  (87)
  顾顺最后还是被赶了出来,没办法,李家厨房不大,李妈妈加李懂都已经很拥挤了,顾顺这种身高体型,根本挤不进去,只能被灰溜溜地赶出来。
  一直沉默地坐在客厅上看报纸不发一言的李爸爸指了指自己对面:“会下棋吗?”
  顾顺一瞅,顿时乐了,象棋,从下在大院里跟那帮老爷子对弈的顾顺还真算得上一个高手。
  讨好老丈人必备绝活啊!
  “会!”顾顺往小马扎上一坐,就跟李爸爸开始厮杀起来。
  一分钟后,顾顺恨不得揪光自己自己贴着头皮的板寸。
  老丈人人菜瘾还大。怎么样才能不动声色输给他,急,在线等!
  虽然他以前也经常放水故意输棋,但是李爸爸这种水平,真的是他平生仅见。大概就是刚懂怎么走棋规矩的新手的水平。
  李懂端了个菜出来,见到两人在下棋,有些惊讶:“爸,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象棋?”
  “昨天,你蒋伯伯教的。”李爸爸很得意,然后对着顾顺说,“看不出来我是新手吧?”
  顾顺点头:“真看不出来。”
  违心的连跟着出来李妈妈都看出来了,连忙打圆场:“老李你怎么回事,让这么一个大小伙子坐小马扎,给搬张凳子去。”
  李爸爸好像才发现这么一个大长腿,坐在20厘米高的小马扎上,看上去挺委屈的。
  “哦,那要不我给你搬张沙发过来?”李爸爸问。
  顾顺这会再傻也看出来李爸爸是故意的了。
  虽然不知道这敌意怎么来的,顾顺也不敢接这话:“没事,下棋嘛,坐哪都一样,叔叔要不咱们继续?”
  李爸爸点点头:“行吧,这局算平手,我让你。”
  “哎。谢谢叔叔。”顾顺就差点头哈腰了。
  李懂放下了手上的盘子,若有所思地看着李爸爸手上似乎早就准备的象棋和时不时扫过顾顺的眼神。
  上辈子李家接受顾顺是在两年后,李知大学毕业,虽然是高材生,但是因为李懂常年在外,李知一咬牙,没有签大城市的工作,收拾收拾回家了。
  结果因为专业冷门,在小县城根本没有对口专业,不仅没找到工作,还被骗了。
  顾顺李懂当时正好休假回家,顾顺找的人不仅把李知被骗的钱给要了回来,然后还把黑中介一锅端了。
  李知后来的工作也是顾顺给办的。
  李爸爸和李懂说:“不是看到他帮你弟弟做了什么,而是看到他,愿意为你做什么。”
  “哪怕他什么都没做成,但是他愿意为你做。”
  “有时我想,你这个儿子,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当初你我能上大学,家里没钱,你二话不说去当了兵,吃的用的穿的国家都给你包了,因为你参军,还回头帮我们老两口把下岗问题解决了。”
  “这辈子没让你靠着我过上一天好日子,所以有一个有能力给你过好日子,也愿意跟你好好过日子的,我跟你妈难道还非拦着你?”
  “还有,那小子,第一次上门就觉得他看你眼神不对,跟我当初看你妈一个样,嘿嘿。”
  李懂回头看顾顺,大高个委屈巴巴坐在小马扎上还在冥思苦想怎么输棋,感受到李懂的目光抬起头来。
  李懂轻笑一声,上前在顾顺和李爸爸震惊的眼神里,把顾顺的车移了两步:”将军,爸你输了,洗手吃饭。”
  “还是亲儿子吗!”李爸爸咬牙。
  “亲媳妇!”顾顺心里大喊。
  然后都被李妈妈打断了:“赶紧的,洗手吃饭。”
  
  
  
  
  
  
  

评论(41)
热度(669)

脸很疼
今天流的泪都是我开坑时脑子进的水

© 清秋似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