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秋似梦

【红海行动/顺懂】时光(88-90)

☞李懂重生
☞ooc我的
☞我以为今天能完结,结果发现估计还要写好几章
☞想砍了注水的手

  (88)
  李懂推开阳台门的时候,没有意外地看到了李爸爸躺在阳台的躺椅里。
  李家的阳台是两房间连通的,全封闭然后加装了洗衣机和水池。空间不算小,李妈妈屋里做家务的时候,李爸爸就喜欢在这里休息。
  李爸爸看着李懂在那边洗衣服,而且显然是两个人的衣服,忍不住开口问:“你们俩在一起,你做家务?”
  李懂手上没停:“没有啊,部队内务都是自己做。”然后顿了一下,“这不是我家吗?在他家他也没让我做家务。”
  “他家?”李爸爸拿着扇风的蒲扇都停了下来。
  “嗯,回来之前,先去了他家。”李懂拧了下衣服,哗啦一下把脸盆里的水倒掉,继续放水,“你喝的茶叶还是他妈妈准备的。”
  李爸爸把茶杯往边上的凳子上一放。
  “你这算是认了跟他有不正当关系了吗?”李爸爸说起来有点气呼呼。
  李懂叹了一口气,随后抽过毛巾把手擦干,这才转过身来:“爸,我跟他之间,没有不正当的关系,就是正常的在谈恋爱。”
  “两个男人正常个屁。”李爸爸突然暴怒,“他爸妈怎么没打断你的腿。”
  李懂笑:“你不也没去打断顾顺的腿啊。”
  “要不是怕你妈受不了刺激,他进门我就打死他!”李爸爸转过头不看李懂。
  李懂走过去,单膝跪下:“对不起爸爸,也许要让你失望了,但是我跟他不是一时冲动,我们经历过生死才发现对方跟别人不一样。”
  “生死?”李爸爸猛的转过来,“你干什么去了经历过生死?”
  李懂抹了把脸:“爸,我是一个兵。”
  李爸爸的表情有些动容:“演习也会有危险吗?你不是海军吗?海军都在船上,又不用面对面,怎么会有危险?”
  李懂扶着李爸爸的膝盖,低着头。
  舰长说,军人应该有马革裹尸还的意识,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送儿子进部队,和送儿子军训锻炼一下区别只是在时间长短。
  这是一个和平的国度,大部分人都觉得战争是一件特别遥远的事情。
  李懂突然反应过来,上辈子两年后父母接受顾顺,是在伊维亚撤侨资料解密,蛟龙突击队被媒体曝光,自己作为英雄部队代表回母校进行宣讲之后。
  李知的事情只是导火索而已。
  那个时候,应该是他父母第一次意识到。他们的儿子,不是普通的一个兵。而是会随时上战场,用命去换命的人。
  李懂捂着眼睛,把酸意逼了回去。
  “李叔叔,我跟李懂不是普通的兵,有些事情我跟他有保密原则不能说,只能告诉你,我们俩是在战场上相互扶持,生死相依才确定的感情,我们都很认真想跟对方过一生。就跟你和阿姨一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洗完澡出来的顾顺已经走到了李懂身后。他穿着白背心,露出来结实的手臂上的几道疤让李爸爸不由得站了起来。
  “你这个是……”
  顾顺低头:“这是子弹擦过留下的,唔,应该是在索马里留下的。”顾顺想了下,“这个叔叔应该知道。索马里护航编队,打海盗。”
  李爸爸伸手摸了下那条疤:“那些海盗,看到中国海军也敢上?”
  “他们绑架商船,我们是去救人。”
  (89)
  李妈妈收拾完出来就看到三个大老爷们儿,坐在阳台里,拿着个蒲扇啪啦啪啦扇着,不知道聊什么热火朝天的。
  “这么热的天,你们也不知道开个空调。”
  “自然风有什么不好,健康,继续说。”李爸爸照顾顾顺。
  顾顺笑眯眯继续吹牛。李懂站了起来,开始帮你妈妈切冰镇西瓜。
  “你这个战友看起来跟你不像是一路人。”李妈妈跟李懂咬耳朵。
  李懂回头看顾顺,他此时笑眯眯地,露出两边的虎牙,看起来整个人都小了好几岁,跟部队里那个人见人躲的拽王完全是两个人。
  “怎么就不是一路人?”李懂手起刀落,西瓜很快就切好了,开始摆盘。
  李妈妈乐得当甩手掌柜:“他挺能说的,他不会嫌你闷吗?”
  李懂想想两人的相处,好像除了一开始两人不熟的时候,顾顺喜欢尬撩他,前世在一起之后也好,这辈子也好,自己并不被动。
  于是笑着摇头:“没有,我们俩其实挺聊的来的。”
  李妈妈点点他脑袋:“别又是别人让着你没自觉。”
  “不过小懂啊,你上次写信说,不用相亲了,我还以为你这次探亲假能把人带回来我看看呢。”李妈妈把果盘摆好,塞给李懂,“给你爸和战友端过去。”
  李懂接过了果盘,沉默了一会儿:“妈,关于我对象的事儿我跟爸刚才已经提过了。要不待会儿,你自己问他吧?”
  “哎。你这孩子,啥事都先跟你爸说。”李妈妈一听顿时假装生气打了李懂一下。
  李懂低着头把果盘端了出去。
  似乎都感受到了李懂心情低落,李爸爸和顾顺之间纳凉吹牛大会很快就结束了。
  (90)
  借着月光,李懂伸手在顾顺身上的伤口处划过:“这是在委内瑞拉受得伤吧?”
  顾顺翻个身把人揽进怀里:“哪里能跟你爸说那个,挑着能说的跟他说呗,你爸心里估计也有数,听个故事乐呵一下,不然把你上辈子伊维亚那些事说一遍,吓到老人可不好。”
  李懂伸手环住顾顺的腰,把头埋在顾顺怀里:“谢谢你,顾顺。”
  顾顺揽着李懂腰的手往下挪了下:“口头感谢我可不收。”
  李懂哪里不懂他的暗示,抬起头咬了一下他下巴,然后迅速又把头埋了回去。
  顾顺刚想把人提起来来个深吻,隔壁突然传出一声惊呼,然后似乎有压抑的呜咽声。
  两人都顿住了,所有旖旎的想法顿时被抛到九霄云外。
  顾顺翻过身正面朝上躺平,看着李懂的手紧了下:“如果阿姨不同意把我赶出去,你别跟阿姨犟啊,我皮厚肉糙的,经得起摔打。”
  李懂只是叹了一口气:“睡吧。”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顾顺看到的是已经没了热情的李妈妈。
  “我去上班了。”李妈妈红着眼眶,只跟李爸爸打了声招呼转身就走了。
  李爸爸只是看了一眼并排站着的两个人:“早饭午饭自己解决吧,我也去上班了。”
  门被关上了,顾顺还有点晕。
  “这算过了吗?”顾顺回头看李懂。
  李懂拿了钱包,拽着顾顺出了门:“没事,到了晚上就好了。”
  
  

评论(35)
热度(613)

脸很疼
今天流的泪都是我开坑时脑子进的水

© 清秋似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