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秋似梦

【红海行动/顺懂】时光(92-99)完结

  (92)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李懂递给顾顺一根绿箭。
  “哪里来的?”
  “刚才酒店前台拿的。”
  “什么时候,我怎么没看到?”
  李懂斜了他一眼:“你结账的时候。”
  顾顺不知道觉得有点脸发烫。
  把口香糖塞进嘴里,跟部队特供狙击手的口香糖比,有点太甜了。不过顾顺现在很紧张,他的确需要一根口香糖来冷静一下。
  刚把人儿子吃干抹净现在又要来面对家长,心虚。
  早上李妈妈那一眼真的是想想就头皮发麻。
  李懂仿佛没事人一样一边掏钥匙一边往上走,一个没注意脚下绊了一下,当然,正常情况下李懂也能平衡自己,但是谁让他身后跟了一个顾顺,顾顺一步上前把人拦腰抱住揽进自己怀里。李懂所有下意识平衡动作都没来得及做就被人环住了。
  “怎么了?腿还软?”顾顺有点紧张,然后被李懂一个肘击:“说谁腿软。”
  顾顺确认只是意外后也没放手,而是顺势亲了一口:“我腿软,媳妇你扶我一下。”
  李懂还没回话,一声咳嗽声,两人一转头,就看到李妈妈了冷着脸站在他们身后。
  两个经历战场生死的狙击手,警觉性低到被平民给ko了。
  (93)
  晚饭是顾顺抢着做的,没有人给他打下手,就看他一个大高个在不大的地方转来转去。
  李妈妈坐在沙发上神色复杂的看着忙碌的人。
  “是不是你们部队里,见不着小姑娘啊。”李妈妈突然问道。
  李懂愣了一下:“我们一个队还有一个女兵呢。”
  “那是不是没他长得好看?”李妈妈继续问。
  李懂差点没笑出来:“没有,那个女兵可是我们蛟龙一枝花,绝对特别好看,不过她都结婚啦,对象也是咱们队的。”
  李妈妈一听结婚了立刻泄了气:“那别的呢?”
  李懂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挨着李妈妈坐下,揽着李妈妈的肩膀:“妈,我选择他,跟性别没关系。”
  李妈妈扑在李懂怀里呜呜哭了出来:“我跟你爸什么都好说,那你以后咋办,跟女孩结婚还能离婚呢。他对不起你了,你找谁去。”
  李懂拍了拍李妈妈的背:“对啊,结婚还能离婚呢,我跟顾顺,不需要那一纸契约。即使将来分开……”
  “胡说什么呢!”
  李懂话被端着菜盘子出来的顾顺给截断了。
  快速把手上盘子放桌上,顾顺着急忙慌跟李妈妈解释:“阿姨,你别听他,我们怎么可能分开,绝对不会的。”
  李懂和李妈妈都有些愣愣地看着突然出现的顾顺。
  顾顺在李懂的目光里终于萎了:“你们继续聊哈?我菜还没烧完。”
  (94)
  顾顺溜回了厨房,李懂和李妈妈对视一眼,李妈妈突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这傻孩子。”
  李懂放开李妈妈,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李妈妈坐直了身子,抽了张面纸理了下仪容。
  “你爸昨天说,你这是打算,一直留在部队了?”
  李懂点点头:“部队培养我们也不容易,而且,我也喜欢呆在部队里,这么多年,早就习惯,让我回来我反而不自在。”
  李懂习惯了那身军装习惯了军营,前世退役那短暂的时间不足以改变那深入骨髓的军魂。
  “妈,对不起。”
  李妈妈伸手在李懂的寸头上揉了一把:“都在胡说些什么呢,你去当兵还不是为了我跟你爸。”
  说完叹了一口气:“其实之前我就一直有点奇怪。你每年往家里面寄的钱,是不是有点太多了?别人家当兵,没听说有这么多补贴。你老跟我说那是因为你是海军,要上军舰要出海特别吃苦,可是当兵哪里有不吃苦的?”
  “你爸跟我说,你是特种兵。”
  李懂点点头:“对。”
  “跟007那种差不多?”李妈妈继续问。
  “啊?”李懂愣了下,“差,差不多吧?”
  特工和特种兵,反正都是特字辈,就当差不多吧。
  “那不是很酷?”李妈妈嘀咕,“不过危险吗?”
  “还好,我跟顾顺是搭档,平时都在一起,互相照应,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安全。”狙击手的危险,就不用让妈妈去操心了。
  李妈妈点点头:“对对,这样说来,他也不是全是缺点。反正你们平时也不回来,那些闲言碎语也妨碍不了什么。”
  李妈妈自己琢磨着:“那你部队领导不说什么?”
  “我们训练任务不出错,领导怎么会管我们?”李懂在考虑要不要把徐队和杨队卖了。
  “那就好,对了,他跟你谁官大?”
  “他,他军龄比我大,业务水平也比我强,全海军他都是最强的。”
  “这么厉害?”
  “他长这么好看,没别的姑娘看上他?”
  “他在外面可凶了,除了我没人敢惹他?”
  “真的?”
  母子两嘀嘀咕咕的声音越来越小,顾顺的听力也没办法在油锅的背景音里再去辨认。
  他只好收回所有思绪专注做菜,嘴角是抑制不住的上扬。
  (95)
  “今天菜味道不错啊,谁做的?”顾爸爸吃了一口羊排,砸吧了一下嘴然后对着李妈妈说,“不像你的手艺啊。”
  李妈妈抬手打掉他的筷子:“爱吃不吃,有本事以后别吃我做的。”
  李爸爸冲着李懂打了个眼色,李懂点了点头,李爸爸这才拿起筷子开始认真吃饭。
  顾顺又一次抢着去洗碗,被李妈妈嫌弃地推了一把,结果他纹丝不动,推他的李妈妈反倒一个没站稳往后倒去,顾顺手上端着碗,李爸爸离得远,就见李懂一个箭步跨过两张凳子一把扶住了李妈妈。
  李妈妈惊魂未定,看看举着一堆碗依然纹丝不动的顾顺,再看看好像武林高手身手矫健的儿子,第一次对于儿子所述说的,他们两个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最优秀的特种兵有了直观的认识。
  在李懂的瞪视下,顾顺露出一丝尴尬的微笑,抱着一堆碗盆麻溜地溜进了厨房。
  李妈妈拍着胸脯,在沙发上坐定:“顺子这孩子,怎么这么壮啊?”
  李懂其实挺想笑的,不过考虑到妈妈的面子,最后还是忍住了:“练过。下盘稳着呢,一般人还真推不动他。”
  李懂想了下又说道:“我们两其实在有些地方都是受过特别训练的,你以后也不要在背后突然拍他,或者突然对他有什么身体接触,有的时候我们条件反射的话,我们自己可能都收不回来。”
  李妈妈盯着李懂半晌:“你这孩子,刚才又骗我,如果你们的工作真的没有危险,怎么会练出这样的条件反射。”
  李懂难得对妈妈撒娇:“既然是当兵哪能真的一点危险都没有,演习还有可能伤亡呢,我们训练得越刻苦危险才会越小。”
  李妈妈拉着李懂手,最终还是点了头。
  既然已经把儿子送入了部队,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儿子说的也没错。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训练时多流汗,战场上才能少流血,是这样吧?”
  “对,妈你是真厉害,什么都知道。”
  “就你嘴贫。”
  (96)
  想通的李妈妈接受起顾顺来也是很迅速,迅速的顾顺又一次想起刚刚到李家是被她用热情支配的恐惧。
  李妈妈拿着皮尺转了半天,最后还是招呼李懂:“小懂你来帮他量。”
  顾大少站在原地僵着,任由李懂在他身上摸来摸去,很是不自在。
  “干嘛呢?”顾顺低头,正好凑到李懂耳边咬耳朵。
  “站好,别动!”李懂在他手臂上拍了一下。
  顾顺连忙站好。
  李懂卷尺把顾顺的胳膊绕了一圈:“量下你尺寸,妈给你织件毛衣。”
  顾顺眼睛跟着一亮,脱口而出:“谢谢妈。”
  说完四个人都愣了下。
  李懂低头记数据,李爸爸撇嘴,李妈妈面无表情:“谢什么谢,空客气。”
  顾顺闻言冲着李妈妈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自然也露出了两个小虎牙。
  李妈妈捂着额头坐到李爸爸身边压低了声音:“哎哟,这孩子,笑起来真好看。”
  李爸爸哼了一声:“长的好看你就没有原则了?”然后嘟囔了一句,“怎么就没改口喊我呢。”
  “爸,今天要我陪你下两盘不?”顾顺量完尺寸很自觉地拎着小马扎已经蹲到了李爸爸对面。
  “来来来,别拿板凳,把那张单人沙发拖过来。”
  (97)
  在李家他们也没住几天,李知一个人在学校打工,李爸爸他们不放心,让顾顺李懂拐过去看看他。于是两人又是大包小包转着各种车上路了。
  这回顾顺说什么也不愿意坐火车,于是坐了两个小时的长途大巴去了省会转飞机。
  从李懂的家乡到魔都,仿佛时光跨越了好多年。顾顺在上飞机前打了电话,他们一出到达就看到了人来接。
  顾顺上去就和人大大地拥抱了一下,然后拉过李懂给人介绍:“我爱人,李懂,懂,这是我发小周成。”
  周成明显被爱人两个字给愣了下,不过反应很快,连忙伸手:“你好你好,喊我大成就行。”
  李懂伸手点了下头,然后就没说话。
  周成他上辈子认识,顾顺真正的发小,也是顾顺跟他介绍的第一个好友,两人的情分没有因为各自不同部队的服役就有所淡化,顾顺追悼会哭的死去活来,让很多知道顾家大少有个男朋友的人差点以为他才是正主。
  周成拉着顾顺往边上走:“啥情况。咋就爱人了!你爸知道吗?”
  “废话,明媒正娶我媳妇儿。哎哟。”
  李懂在背后踹了顾顺一脚,顾顺立马改口:“这是我爸那过了明路的。”
  周成上下打量了一下顾顺:“看不出来,家教挺严。”
  一听过了顾爸爸那关,周成看李懂的眼神就不一样了:“怎么称呼啊?”
  “叫李懂就行。”
  “成,哎,你跟大顺子怎么认识的?”
  “战友。”
  “哟呵,蛟龙的?几队啊?”
  “一队,狙击手。”
  周成脚步一顿,回头指着李懂:“我靠,我想起来了,去年狙击手训练营……”
  顾顺大脚丫子直接踹了过去:“那么多废话,赶紧的,没看你哥拿那么多东西。”
  周成一边接过顾顺塞给他的大包小包一边跟顾顺嘀咕:“我们去训练营的人回来可说了,蛟一狙击手是,你这都能拿下来?”
  顾顺眼睛眯了下:“废话那么多,找揍呢?”
  (98)
  李知埋头吃饭,对于突然多出来一个哥,还是个开豪车来的哥,有点接受不了。
  顾顺也有点尴尬,他让周成弄辆车,结果他弄的不是军车就是跑车,还是颜色特别跳那种,开进李知住的地方被围观了一路。
  李知这种书呆子先是被哥哥从一辆骚粉的跑车上下来震惊了,然后被哥哥带了个男朋友震惊了。
  以至于坐在以前从来不敢进的高档饭店里,也有点食不知味。
  “所以,哥,你打算跟他过一辈子。”看到顾顺离席,李知连忙问李懂。
  “嗯,跟爸妈报备过了。”李懂顿了下,“就当我们已经结婚了吧。”
  “那我叫他啥?嫂子,还是……哥夫?”李知小小声。
  李懂嘴角有点抽搐,抬手给他一个暴栗:“叫哥!”
  “哦!”李知委委屈屈继续吃。
  “等你毕业了,哥出首付,你在这里买套房子。”
  李知猛然抬头:“那怎么行?”
  “我不是给你买的,是给爸妈买的。”李懂没理李知,“我在部队,照顾不了爸妈,而且,我跟顾顺也不会有后代,爸妈以后得靠你。”
  一说起父母,李知也没话说了:“我想过了,要是哥还要在部队待着我回去找工作一样。”
  想起上辈子碌碌无为,连侄子重点小学都没办法想办法的弟弟,李懂伸手揉了他一把:“你那破专业,回去能找什么工作?一个月拿2000,自己都养不活,怎么孝敬爸妈?”
  李知整个脑袋都耷拉了下去。
  “好好就在这里,找个能发挥特长的工作,有什么想法,跟我说,我不行,找顾顺。”
  李知转头看正往这边走的顾顺,然后对李懂说:“哥,你真信任他啊。”
  李懂笑:“那是自然,我们是狙击小组。”
  (99)
  两人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顾顺还是赖着不肯下来,李懂翻了一下身,没有挣开,最终还是因为有点手脚发软放弃了。
  不过顾顺也有分寸,只是磨着人蹭了一会,还是翻身下来,长臂一揽把人抱住:“还有什么想做的事,咱们还有半个月的假。”
  李懂只是稍微调整了一下,让自己窝得姿势更自在一些:“没有了。”
  顾顺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李懂的背:“我们去看海吧。”
  “嗯?”李懂诧异的抬头。
  “不是军舰上的大海,那种海边,小镇,烧烤,酒吧……”顾顺说着,“我们其实,从来没真正停下来看过大海,你不觉得吗?”
  “好。”
  End
  
  
  
  后记
  《时光》完结在99,我特别开心。
  在那个平行时空,他们俩在自己的时光里happy ending。
  在我们的时空,黄景瑜今天进组《破冰行动》,成为缉毒警李飞。
  尹昉的新电影《路过未来》映后谈,他叫新民。
  顾顺和李懂都正式成为他们的过去,是回不去的时光。
  感谢在 2018年,他们让我们认识了最好的狙击组,最好的蛟龙一队,最好的中国海军。
  感谢红海行动,让我们认识顾顺李懂,开始了一段脑洞之旅。
  文笔平平唯有手速和热血,七万余字,道不尽我对这两个角色两个演员的喜爱。
  感恩陪我鸡血到现在给我点心的你们。
  下一个平行空间再见。
  
 
  
  
  
  

评论(95)
热度(1178)

脸很疼
今天流的泪都是我开坑时脑子进的水

© 清秋似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