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秋似梦

【瑜昉衍生/贺兰x新民】谁还不是个狐狸精了(7-8)

  (7)
  “先付订金,200。”新民伸出手来。心里嘀咕谁那么有病给女儿取名叫公主?
  贺兰在身上摸索了一下,掏出了一个钱包。
  新民一眼看出来是个不值钱的人造革,绝对不是真皮。
  他们这一行的,眼睛得毒,什么是低调富豪什么是真的穷逼。
  不然生意拉到低调富豪身上那就非常不好了。
  于是新民放心了。
  真皮钱包都用不起的土鳖,怪不得还幻想一个女孩子叫“公主。”
  土鳖从皮夹里拿出一张黑色的卡片。
  “没带现金,刷卡。”
  虽然无语,新民还是接过来看了一眼,连什么银行都没有,只有一串编码,大概就是张什么美容店会员卡。
  “你怎么不手写一张‘这是五百块’的白纸给我?”
  贺兰静霆还是维持着递卡的姿势,掌心上是新民拍回来的卡片。
  (8)
  “右祭祀大人!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修鹇和赵宽永从远处飞奔过来。
  右祭祀……大人?
  这帮人应该挂的是精神科吧?新民收起了自己手机,决定自认倒霉浪费时间,结果他刚想转身被人一把拉住手臂。
  “宽永,给他200,他说帮我们找到夕颜公主。”
  宽永上前一步,上下打量新民,奶奶灰的头发,花衬衫大裤衩脖子上还有蜘蛛纹身,一看就是个混子。
  不过祭祀大人既然说了,他还是掏出了200递给了他。
  修鹇上前一步:“大人,我们先回去吧。”
  贺兰静霆点点头,放开了新民,转身准备离开。
  新民低头看着手里的钱,再看着转身就走的三个人。
  “你们怎么回事,要找人先得告诉我那人什么样?”
  宽永转头看贺兰大人,贺兰静霆微微点点头,宽永站定:“我们要找一位女性,25岁以内,肝脏不好,如果有消息,你可以通知我。”
  宽永说完递了一张名片上去,打算走人。
  “姓名长相高矮胖瘦,什么都没有,让我怎么找?”这真是不小心打开了精神病院大门了吧?
  “她上辈子叫夕颜,背上有红色的彼岸花印记,不过现在应该还看不见。”一直没说话的贺兰静霆突然开了口。
  上辈子,彼岸花……
  新民原地转了三个圈,哪个剧组在拍戏?确认没找到摄像机的新民停下来,那三个人早已不知所踪了。
  一阵凉风吹过。
  新民盯着手上的两张钞票,浑身一个激灵。
  大白天遇鬼了?
  
  

评论(22)
热度(261)

脸很疼
今天流的泪都是我开坑时脑子进的水

© 清秋似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