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秋似梦

沉迷K莫。拒绝RPS,随时花痴最硬最尿性的成哥和绝对不是傻白甜的彬彬。不会写肉。
新晋全职高手沉迷,叶黄、张安、双鬼。
今天流的泪都是我开坑时脑子进的水

【K莫】意外

KO的人生里有两个意外,十五岁那年学会了电脑,二十二岁那年认识了郝眉。

KO的童年并不是什么值得让人高兴的回忆,卧病在床的父亲,劳心劳力终于累倒的母亲,一直到十四岁双双撒手人寰。

如果没有来支教的那个一股子执拗劲儿的年轻班主任,KO大概也念不完九年制义务教育。

在那种环境中长大的KO学会了什么都要靠自己,洗衣打扫,重点是做饭。

上帝创造KO的时候可能遗忘了不少的材料,比如说能说会道表情丰富什么的,但是他给KO不小心多洒了一点厨艺和电脑技术,而且是整瓶倒下的那种。

离开了农村到了那个班主任口中的城市,只能算一个童工的KO被无良黑心老板压榨了很久,做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饭店厨房里一年的廉价劳动力,最后这个饭店终于经营不善快要倒闭了,大半夜老板想要捐款潜逃却被睡在阁楼里的KO发现了。

在KO面无表情的又杀气凌然的眼神中,跑路的老板胡乱塞给了KO一把钞票,然后把他赶了出去。

大半夜的,没地方可去,KO在这座其实他还很陌生的城市里漫无目的地游荡。

”哎呀,这火车晚点的也太离谱了,这么晚你让我上哪去啊,学校又没开门。“

”找个网吧包夜吧,十块钱,困了也能趴一会。“

”行……“

KO人生第一次走进了网吧。

KO以前从来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天才,在0和1的世界里,他好像天生就比别人更擅长。不到两年,KO的名字在网络世界里也已经变成了传说中的存在。

KO游荡在很多不同的城市,除了他的笔记本电脑,他一直身无长物。

很多城市里都有那些每天都在招工的小饭店,KO随便露两手就能找到一份可以包吃包住的工作,工作累了,他就扎进网络里,偶尔是KO大神接一单赚一票,偶尔又只是一个普通的网民。

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他都是独来独往居无定所。

在游戏里也成为大神,算得上一个小意外,某天去网吧,一个小孩在那边哭唧唧说被盗号清了装备。

大半夜的哭的那叫惨。

KO随手帮他把装备黑了回去。为了不让这个小孩发现帮他忙的人就坐在他对面,他随便建了一个账号。

这个小孩叫危楼高百尺,于是KO就随便叫手可摘星辰。

等他穿着新手装把小孩被黑掉的东西都交易回去的时候,这个小孩的表情实在是让人难以忘记。

再后来,KO在这个游戏常驻了下去,这个危楼高百尺却再也没见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功课被强行AKF了。

再再后来,手可摘星辰成了游戏里的大神,PK技术一流装备一流但是公认的没钱。

别的高手至少会买一套时装遮丑,只有这手可摘星辰的装备,除了属性之外一无是处。搭配在一起,对妹子们来说只有三个字可以形容,辣眼睛。

但是没人敢说他丑,因为打不过。

自然也没有人追。除了丑,也因为他冷。

几乎没人敢在手可摘星辰面前说废话。

直到他遇到了那个天医。

”哎,你是花箭啊,那么脆皮你需要一个绑定奶吗?“

”你不需要的话,那你要不要当我的绑定dps?“

”哎你咋都不说话,没关系我话多你听我说啊。“

”哎你这样配装备样子也太难看了,我满级缝纫给你做一套你去拓印吧?“

”明天我要出门去,练级的药我都给你做好邮寄给你啦,记得去拿。“

”跟你说我今天打了野图boss抢到了一把弓!你用的,快夸我。快夸我。“

”这么晚了你还不睡啊?自己的身体不当心吗?“

”星星啊,我们去结婚好不好?“

KO除了拿锅铲就是敲键盘的手慢慢地捂住了自己的心脏。

他好像听到了那一点点扑通扑通的声音。

”好。“


城战指挥手可摘星辰要结婚的消息对长安月下这个服务器来说简直就是像要地震了一般。

KO虽然觉得自己没啥朋友,只是在帮会里随手说了一句,8点我结婚。

结果7点半的时候,月老面前就已经是人山人海。

谁都想知道这个把指挥拐跑的小妖精的是谁。

只是谁都没有见到。


”哎哟,手可摘星辰怎么还在这里站着啊。“

”不知道,说要结婚结果新娘跑了。“

”这都一个月了,他现在连城战都不指挥了。号24小时在月老挂着。“

”别说了,上周他没指挥我们被推的那叫惨。“

”听说去找他了让他来带一下,他反应都没有。“

”我早就说了,这种人,谁能受得了啊,闷都要被他闷死了。“


KO握着的鼠标,终于点击了确认退出游戏。

十指在键盘上翻飞。

IP是庆大然后入侵,摄像头打开……


合上电脑,KO站起身。

”老板,辞职。“


”糖醋排骨我要了!“


KO微微扬起了嘴角。

现在开始,一切都不再是意外。



评论(24)
热度(585)
©清秋似梦 | Powered by LOFTER